返回

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四十章 有些事还是不得不面对(第1/2页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花畑中学国中三年级,佐田真依收拾着书包,望着窗外的半红云彩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噹噹噹。”

    《晚霞渐淡》的铃声在低矮的楼舍中回荡着。

    大部分学生在放学后都选择了回家,也有一些学生因为即将到来的升高中考试,而认真的在学校里做着考试前准备。

    佐田真依也是如此,她早回家也没有事情,不如在学校里看一会书,然后赶着天黑前回家做饭。

    但当听到晚霞渐淡的时候,佐田真依还是不禁站起来看了看窗外,正好是太阳快要落入城市天际线的时候。

    《晚霞渐淡》,又称夕烧小烧,是中村雨红于1919年发表歌词,草川信于1923年作曲的童谣,这首童谣最为人所知的原因是由于每到了下午,城市街头巷角的广播里就会响起它的旋律,每日如此,正如上下课时的威斯敏斯特中盛一样上陪伴了多代人的成长。

    每天播放的原因其实和大多数人想的不一样,由于岛国灾难多发,所以为了在灾难来临之前预警或者在事发后警报,因此在上个世纪早期建立了广播应急系统,无论是电视还是手机网络,都不如能亲耳听到的大喇叭管用。

    于是在每天下午五点左右,为了检查广播系统能否运行,就会播放一些简单的音乐来判断系统的运行状况。

    其中东京二十三区,大部分区都选择了《晚霞渐淡》作为检查歌曲,虽说是同一首歌,但每个区的《晚霞渐淡》又都有不小的区别,有的是单纯的钢琴声,有的是歌唱版本,有的是合奏版本,有的重新编曲,种种种种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在实行了几代人之后,《晚霞渐淡》又在人群记忆里有了其它解释――因为播放时间和孩子放学游玩和上班族下班时间重叠,而且旋律忧伤,所以又被引申为催人回家的意思。下班了,放学了,别再外面玩耍了,快点回家吧。

    和华国一些城市广场里播放萨克斯《回家》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“真依,我们一起回家吧~”一个娇小的身影突然从后面抱住了佐田真依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在脑后留着马尾,双眼如桃花样的少女,她抱着佐田的腰,用腮帮在佐田的脸颊上来回摩擦着,精致的小脸蛋有着翘起的小鼻子,两眼笑着眯起的时候会微微吊梢,像一只小狐狸。

    “美夕,别抱了,好痒!”佐田啪的一下打掉了歌原美夕的小手,也就是教室里没有其他人,要是美夕敢在大家面前这样的话,她定要让美夕的额头起大包。

    佐田真依的弱点是痒痒肉,全身上下只有手和脸不是,其它全是痒痒肉!

    被人一碰就想发笑!

    被佐田真依打掉了手,歌原美夕也一点都不生气,她笑眯眯的捂着胸口:“啊,好受伤,狠心的佐田居然就这样抛弃了美夕……好害怕啊,马上就要考试了,国中升高中的考试,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佐田真依撇了撇嘴:“害怕什么,高中也是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-->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