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八章 剑术获得!(第1/2页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在学校里跟着水野空走进教室,海部纱切实体验到了什么叫做被众人行注目礼的感觉,班里的目光一半集中在水野空的身上,另一半则在打量着她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打量的玩味目光,海部纱瞬间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,昨天水野君拉着她的手,今天又一起上学……海部纱羞红的低下了头,默默的掏出了书本。

    她从来不相信一见钟情的美好爱情故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,但昨天种种下来,海部纱只想靠近水野的身边,就像昨天下午那样半依偎着。从水野的身上,她感觉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安全感,那抚摸着肩膀的大手,外套上阳光的味道。

    喜欢上一个人很简单,只需要一天而已。她此时甚至有一个明知不对的想法,过往的校园霸凌,似乎是一种苦难的磨砺,让她有机会靠近同样受过伤的水野君。

    但他对我是什么样的感觉呢?海部纱看了水野空一眼,又立马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海部啊海部,你还是不要瞎想了,水野同学只是为人侠气罢了,他对任何不公正的事情都会出手,不是对你有什么想法,还是放弃这种天真的想法吧。

    不光海部纱在观察着水野空,班级里还有其他有心人也在看着水野空,但这道道目光中大都含着恶意。

    水野空不在乎小人的目光,那些被收拾了一顿的人,依然有歹意,但正如他对海部纱说过的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他从不是怕事的人。

    海部纱实在是不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和小动作,水野空敏锐的观察到小丫头已经不止一次的在上课时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他又不是日轻小说里迟钝ED的男主角,对于海部纱的情愫他也有若有若无的感应。

    但该怎么去回应这段情愫,他还没有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公立高中的教育水平和私立学校是天壤之别,有钱有权人都会把孩子送进私立学校,而不是放进实行快乐教育的公立国立学校,在快乐教育的喂食下,不是有非人天赋的普通家庭的子女,根本无法竞争过私立学校的二代们。

    在应付完一天的教学后,两人结伴而行,无论是小学国中还是高中,日本学校有个麻烦的地方就是进入离开教学楼需要换鞋。

    在鞋柜处边换着鞋,水野空边对海部纱说道:“海部,我替你提书包吧……你的书包为什么这么沉?”

    水野空的书包分量很轻,里面只装着课本和家庭作业。可海部纱的书包却不是一般的重,水野空发现海部纱一直弯着腰,是不是也和一直背着这么重的书包有关。

    “里面……有体育服,鞋子……”

    海部纱支支吾吾的没有明说,但水野空的眉毛已经挑了起来。看样子她被校园霸凌的不轻,这些衣服要是留在学校里的话,指不定会被那些霸凌者怎么样,被剪碎涂鸦都是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岛国的霸凌现象很普遍,大部分都是精神霸凌,但也有一些是实质上的霸凌,比如去年很轰动的鹤岛市小学六年级女生自杀案,在参加同学生日会时,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,但到场后同学把脸按进蛋糕里,所有人哄堂大笑拍照转发LINE,其他的孩子看到她哭起来便说道“这都是为了让大家开心,连一个蛋糕小玩笑,你都接受不了,你太奇怪了,真是白费了大家准备的一番心意。”

    而这名小学六年级女生还被班里同学勒索,被迫支付其他人唱歌玩耍的钱,在自杀的前一天她曾对同学说想要自杀,于是班里的同学在LINE上发了逼迫她自杀的留言。

    后续内容是一部分霸凌者的家长表示道歉,还有一部分坚持这不过是孩子间的玩耍而已,不能算是霸凌,你女儿跳楼自杀和我家孩子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在种种最常见的霸凌手段里最为外国人难以理解的是“练习自杀”,顾名思义,就是让被霸凌者练习如何自杀。

    水野空的前身由于经常遭受霸凌,所以对这些霸凌新闻也十分关注,也算是另类的久病成良医了,霸凌者中除了跳楼外,最多的是上吊,有在家中,学校里,还有在亲人坟墓前,其次就是跳轨割腕。

    水野空打开了书包,把里面的制服和鞋子拿了出来,放进海部纱的柜子里。

    “水野……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海部,现在已经没人敢欺负你了。”在海部纱的复杂眼神中,水野空把没用的东西都塞进了柜子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-->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