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五章 伤疤(第1/2页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早在店内有争吵的时候,街道上就已经围拢了一圈看好戏的人,海部料理屋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这出好戏看。

    水野空的这一巴掌力道可不低,愤怒之下加上微量查克拉,醉汉被一巴掌甩的飞了起来,满身的酒气连同着几颗牙齿也被甩上了天空。

    水野空松开了握着醉汉的手,在围观者瞠目结舌的眼中,一百七十多斤的醉汉砸在了路边的垃圾桶上。

    这是多么重的力道,围观者不禁捂着自己的脸,暗暗发疼。

    在地上咳嗽了几声后,醉汉蹒跚着站了起来,他摸了摸流血的口腔,怒不可遏的挥起拳头。

    醉汉的半边脸被一巴掌扇的肿了起来,嘴巴里,鼻子中淌出的汩汩鲜血抹了一脸,再配上说话都漏风的缺损牙齿,看上去除了凄惨外再没有第二个想法。

    水野空才不会怜悯这样的人间杂碎。

    又是一脚飞踹,醉汉还没有站稳,就被水野空踹到地上,葫芦似的接连打着滚。

    海部纱有些焦急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小树袋熊一样抱着水野空的腿,“不要,不要再打了,水野同学,不要因为我惹出麻烦。”

    水野空没准备再继续打下去,从话语里听得出那醉汉可能是海部纱的父亲,不管怎么说,他也不方面对着同学的父亲痛下狠手,虽然对方是个渣滓,但谁知道海部一家是怎么看待这醉汉的,一时上头冲上前好心办了坏事,被人记恨的教训水野空上辈子也做过。

    水野空蹲下来搀扶着海部纱和她的母亲站了起来:“安心,我心里有数,只要他不再过来打你,我就不会动手。”

    海部纱不是怕爸爸怎样,而是怕水野空下手没有轻重酿成大错,说不定会被学校开除。

    醉汉这下在地上躺了几秒钟,眩晕的脑袋才堪堪回过神,被狂风样的打了两下,他的酒气也消散了一些,酒壮怂人胆,他只有在饮酒之后,而且在曾经的妻女面前才敢逞英雄,色厉内荏说的就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他撅着屁股,艰难的扶着垃圾桶站了起来,看到护在母女二人前的水野空,他内心害怕的朝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那一巴掌一飞踹唤醒了他懦弱的本性,他哆嗦着嘴唇,骂人的话到了嗓子眼转了一圈又吞了回去,这种有话不敢骂的感觉让他的痛苦更加加深。

    在看到水野空想要前进时,他的两条腿都在打哆嗦,死死的咽了口唾沫,他恶狠狠的说道:“臭婊子,别忘了把钱打给我!”

    这句话是对着海部纱的母亲说的,说完之后,醉汉瞪了一眼海部纱捂着肚子狼狈的逃走。

    海部纱站在母亲身旁,刚才发生的一切让她的身影仿佛变得更加渺小,腰弯的更厉害。

    一个人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把伤疤赤果果的暴露出来,然后在众人面前扒开这道伤疤,让里面的脓与恶水流淌出来。那个男人就是海部纱的伤疤,是从幼年时期就缠绕着她的阴影。

    明明已经在众人面前被打过那么多次,她本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在乎伤疤被挑开,但为什么在水野同学面前却会觉得这么难受。

    连呼吸都不能呼吸,嗓子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死死的掐住。

    她颤抖着捡起地上的书包,两只手被带子勒的发白。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-->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